萬年還不一定會更一次的作者 👈

靈感女神總是在洗澡的時候降臨😂

比起寫文更喜歡偷偷躲在手機後面刷刷大家的文然後偷偷按個喜歡呀(σ*´∀`)

無題

第一次寫文 就獻給新荒了T.T

這是跟親友寫的接龍文,如果在意文風變化的人,不要勉強自己喔T.T

-----

新開隼人是個很溫柔的人。

對所有人,對隊友、對同學、對兔子。

還有對荒北靖友。

荒北並不習慣別人對自己過度的關心。

當其他人對自己好時,自己總會因為不自在而想找方法躲避。

唯獨新開隼人這個存在。

對於新開對自己如此的溫柔,荒北一開始是感到有些不悅的。

“哪有人沒事會這樣對別人的?”

感覺對方是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些什麼,但仔細想想自己身上似乎也沒有什麼好處。

時間一久,荒北也逐漸習慣了新開對自己的溫柔,甚至開始有點享受。

-----

並不是沒有躲過。

對於新開隼人的溫柔,荒北也想像以前對一般人一樣地躲開,只是當他看見被自己拒絕時,

新開那雙原本就下垂著的雙眸,下垂的幅度彷彿又更深了。

荒北想,若是他頭上有雙兔子耳朵的話,在這時候肯定是垂著的。

看見他這麼個樣子,荒北即便是想躲開,也不忍心了。

於是,偶爾在新開象徵性地敲了你的宿舍門幾下,未得到你的許可便逕自闖入你的房間時,你也就只有嚷嚷個幾句

「我根本還沒答應,你就自己進來了,那你敲門有甚麼用阿!笨蛋嗎你!」

「蠢茄子!不會回自己房間嗎!」後,就讓他待在自己房內,直到就寢時,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或是,有時......不,也許說是每天,當他拿著甚麼甜點或能量棒想與你分享時,你嘴上總是說著「不要」,但看見他那假哭的神情,你又受不了似的張著嘴巴,把他遞給你的每樣食物都一口一口的給吞下肚了。

-----

他就是個讓人難以拒絕的人——至少對於荒北來說是如此。

慢慢適應了從他口中說出的肉麻話。

慢慢適應了不時出現的撒嬌行為。

慢慢適應了他的這份溫柔。

慢慢適應了身邊有他的陪伴。

不知何時,荒北發現自己已經超乎預料的在意起新開了。

單方面的接近變成了互相的吸引。

兩人開始交往,如同劇本早就寫好的一般。

順理成章。

一切都是如此的順利,荒北想。

有時候甚至會懷疑一切是否只是一場夢。

但每當他認為一切是如此不切實際時,思緒總會被新開打斷。

透過一個來自背後,溫暖的擁抱。

或是突如其來,總是在荒北毫無警戒時的一個吻。

雖然有時覺得這傢伙黏膩得煩人,但更多的是心中被填滿的充實感和安全感。

新開總是對著荒北說道自己有多麼深愛著荒北。

但同時,在荒北心中對於新開的愛戀,更是開始肆無忌憚的膨脹。

-----

其實他早已淪陷。

荒北對於新開,早在他們仍未交往時,就已經深深被他吸引。

不知從何時開始,荒北的目光就不自覺的跟隨著新開的身影。

但他不坦率的個性總是在新開轉過頭來望著荒北時,驅使他別開目光。

荒北愛著新開。

比新開想像的更多一些。

荒北不習慣別人對他的溫柔,原因除了他那不坦率的個性外,更多的是——他害怕。

他害怕老天會像那時一樣,給他一條路走,當他走的最順遂、最巔峰時,狠狠的把他的路給截斷。

他害怕,害怕沉溺於新開的溫柔,害怕他離不開新開時,老天又會像棒球對他一樣,硬生生的將新開帶走。

仿佛看不慣荒北太幸福似的。

最後他還是淪陷了。

他溺斃在那片名為新開隼人的深海裡,就如同他海藍色的雙眸。

——他沒有想錯,只是沒想到那天來的那麼快。

-----

荒北靖友永遠不會忘記那天。

——那是個下著細雪的日子。

練習完後,他正和新開兩人正準備回家。

天上降下如朵朵棉絮般細緻的白雪,在夜晚略為昏黃的路燈照射之下,多了一種與世隔絕的氛圍。

新開笑著和荒北說不覺得很浪漫嗎,荒北皺眉對他吼,兩個剛運動完的男人哪裡浪漫了?

“因為是你和我。”

新開一如往常溫柔的笑了。

這傢伙總是能面無改色的講出些肉麻的話。

荒北將頭撇過,但仍遮不住那微紅的耳背。

其實現在這樣的氣氛也不錯,荒北想。

他當時以為,這樣的場景會一直持續下去。

但一切總是發生得如此措手不及。

一道尖銳的聲音自荒北右方傳出,他下意識的轉頭。

進入眼簾的是兩道刺眼的黃色光芒。

下意識的聯想到是輛車子,荒北靖友愣在了原地。

腦內一片空白,大量的思緒突然襲擊他的大腦,但他無法抓住任何一個想法,就像陷入一團棉絮內。

「阿阿、最後一刻是待在這傢伙身邊,上天對我也不差嘛!」

這個想法從荒北眾多的思緒裡脫穎而出,隨後他像認命似的閉上了雙眼。

但在閉上眼前,似乎有甚麼光影從他眼前一閃而過,荒北彷彿被那光影驚嚇到,倏地睜開他的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新開那溫柔的笑臉。

「新開————!」

「嗄——碰!」

荒北被新開護在懷裡,卻因撞擊的力道過猛,隨即便失去意識。

-----

四周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耳邊傳來吵雜的討論聲,荒北睜開眼後,看見的是穿著白色大衣的人們從他眼前交錯著走過。

「阿、你醒來了嗎?真是太好了。」聽見聲響,荒北注意到他身旁站著也身著白色大衣的人,而那人似乎正對著他說話。

「這裡是...咳...」荒北從深沉的昏迷中醒過來,意識好像仍未清醒似的,他心中有無數的疑問,想開口詢問但乾渴的喉嚨迫使他的問句被中斷。

「阿!先喝水,你的口一定很乾吧。」身著白色大衣的似乎就是醫生了,他倒了一杯溫水,扶著荒北的背,幫助他濕潤乾渴已久的喉嚨。「這裡是醫院喔!你跟你的同伴在回家路上,被一名酒醉駕駛驅車撞上,還好是在大馬路旁,有民眾看到,隨即把你們送往醫院。」

醫院....?原來這裡是醫院阿。

嘖、頭痛死了.....渾身都使不上勁。

酒醉駕駛....該死的,喝醉了就別開車阿!渾蛋!

同伴.....同伴.....!新開!

「新開!新開呢!你有沒有看到新開!」意識到那時待在自己身旁的戀人,並沒有在這間病房內,荒北激動地抓住身旁的醫生,著急地詢問著。

「唔呃!唔.....新開?」像是被荒北突然的激動嚇著似的,醫生愣了一下,才開始思考荒北嘴裡的『新開』是誰。

「對!就是新開!他當時在我身旁,他在哪!」看見醫生漸漸變難看的臉色,不安的感覺跟著襲上荒北的心頭,雖然蓋著被子但荒北感覺不到溫度,身子也不可自制的抖了起來,感官漸漸沒有了意識,連醫生在對著他說甚麼,他也感覺不到了。

「果然嗎......新開....你這個....混蛋....」想起閉上雙眼前,新開那那溫柔的笑臉,海藍的雙眸彷彿一片汪洋,溫柔地都能掐出水來,但他的溫柔荒北這一生再也無法體會了,思及此,荒北原先忍住的淚水便不可自拔的流了出來

「你這....笨蛋....!以為我會開心嗎....!」悲傷的情感找到宣洩口,原先壓抑的嗚咽漸漸變成了大聲地哭喊「嗚....白癡!混帳!蠢茄子!沒有你.....」沒有你.....我又要如何的走......老天已經從我身旁帶走了棒球,如今祢連這麼微小的幸福仍要奪去嗎......。

荒北陷入難過的情緒中,忽略了醫生慌張想要解釋的樣貌,也絲毫沒有發現有個頂著一頭蓬鬆橘髮中挑染著藍的男人拄著拐杖,從病房門口一拐一拐地走了進來。

「說你是笨蛋,你還真是笨蛋嗎!自顧自地幫我擋下了,以為我會感謝你嗎!阿?!給我回來啊!新開!」

「阿、你叫我嗎?靖友?」

「什......?」聽見熟悉的嗓音從門口傳來,荒北的目光循著聲線望向房門,便看見那個幾分鐘前讓他痛哭失聲的罪魁禍首正一臉沒事樣的,懷裡抱著一大堆零食,嘴裡還叼著跟能量棒,對他傻笑著。

「新開.....?你....不是....?」與自己預料的結果相差甚遠,荒北愣了一下,側過身,給站在自己病床旁許久的醫生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唉、我連話都還沒開始說,你就自己自顧自地哭了起來,我根本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醫生無辜的癟了癟嘴,看向荒北說道「你的同學,」指了指身後的新開「明明是被車體撞擊的直接對象,可是不知怎麼的,卻只有手輕微的骨折和幾處撕裂傷,並無大礙,比你還要早清醒,現在已經可以四處亂跑,還把我們的護士迷得團團轉。」說到後面幾句,醫生不禁咬牙切齒。

可惡,人長得帥了不起嗎!!

荒北知道先前醫生為何在提起新開時,臉色會變得這麼難看了。

甚麼嘛....也不講清楚,搞得他以為......。

「靖友剛剛哭那麼難過是為了我嗎?」新開想到荒北為了他哭的那麼傷心,雖然很心疼荒北,但臉上還是綻放出燦爛的笑靨。

「才、才不是呢!笨蛋!少囉嗦,快回去休息!」想到自己剛才的失態,荒北的臉不可自制的紅了起來。

呿、笑的那麼開心!是笨蛋嗎!明明就受了不輕的傷.....。

「咦......不要!好不容易才等到靖友醒來!我要在靖友旁邊待著!」像是要印證著自己說的話般,新開馬上坐到荒北病床旁的椅子上,雙眼緊緊盯著荒北不放。

「嘖....」被新開熾熱的眼神盯著,讓荒北難為情的別過頭不去看新開,隨即又似想起甚麼,猛然轉回頭,狠瞪著新開。新開被這股氣勢嚇到,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咦....靖....!」

「喂!你這傢伙!」荒北氣憤的拽著新開的耳朵,對著他大吼

「阿!好痛!靖友!好痛!」

「你這沒用四號!下次要是再敢自顧自的救我的命,把自己往槍口撞的話...!」

「可是論誰看到自己最愛的人遭受到危險,都會這樣做吧!靖友你這要求太難了!」將荒北的話打斷,新開為自己打抱不平的說著

「甚麼.....!你.....!唔......!」眼見荒北還想繼續罵下去,新開趕緊將身子湊上前,用自己的嘴唇把荒北的嘴堵住,把荒北罵人的話語盡數吞入口裏。

「哼唔.....恩....」荒北發現無法掙脫後也漸漸放棄掙扎,將身子靠向新開,原本垂在腰側的雙手也攬上新開的寬厚的雙肩。

「........。」默默被忽略的醫生,感受到房內漸漸升高的溫度,識相的退出房內,臨走前還不忘將房門給帶上。

-----

感謝敢點進來看這傷眼的文並看到這裡的你T.T

愛你TT

评论(3)
热度(16)

© 阿傘 | Powered by LOFTER